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剧场 >> 揭开圣人的面纱之五:蒋文之爱情礼赞一(肖潇)
    
  双击自动滚屏  
揭开圣人的面纱之五:蒋文之爱情礼赞一(肖潇)

发表日期:2008年12月6日  出处:原创  作者:肖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479 次


   
 

揭开圣人的面纱

 

作者:肖潇

 

(五)     蒋文的表白之爱情礼赞一  字数:3420

 

 

在我成为蒋文的副总以后,和他在一起谈论工作的时候渐渐多起了,凡是与企业有关的事,蒋文总是要我与他在一起商议或讨论。最初,蒋文的行为处事,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大哥哥,一同外出办事时,总是对我格外关照。按理说,需要拿的什么东西,理应我这个副手去拿,可每每感觉到比较沉的物件,蒋文总是把我往身后一推:“这个东西很重婉儿,我来拿!”这气概,这感觉,真像一个威风的老大。

让我心里对蒋文产生了一种好感,有时甚至觉得心里甜甜的。

所以,每当客户催货要得急的时候,需要要安排加班,我总是毫无怨言地免费加班。尽管按《劳动法》之规定,加班应该支付加班费的,但我没有提过此事,蒋文也没有提过此事。虽然,所有的工人都有加班费。但从蒋文平时我的交流中,我已经深深理解他对管理人员加班的概念:管理人员的工作很轻松,工人加班很辛苦。所以,工人的加费在当月的工资里体现。而管理人员的加班费,则解释说将会体现在每年的年终奖上。

我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蒋文不上一次对我说:“婉儿,你放心,只要你把工作做好了,年底你的奖金,我会考虑得多一些的。”

每次,我都会回答着蒋文:“蒋总,没有什么的。企业就像一口锅,员工就像一个碗。锅里有了,还怕碗里没有吗?”

从根本上来讲,我不是个爱钱和爱慕虚荣的女人。

所以,每一次蒋文叫我加班,我都非常乐意。也就在这些加班的过程中,我和蒋文的接触时间多了起了。慢慢的我了解了他,他也了解了我。从他的谈话中,我知道他有一个很好的家,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但每每聊天话的深处,蒋文无不显露出他是一个害怕孤单的人,希望时时有人在身旁陪着他,说说话,聊聊天。也就在彼此相互的聊天中,不仅让蒋文了解到,我是个爱做率真、坦诚的女人,闲时喜欢舞文弄墨。也让他了解到,在婚姻的城内,我曾受过感情的创伤,尽管那创伤已经过去一两年,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块伤痕就会隐隐做痛,让我很多时候难以入眠。。。每每聊到过伤心处,蒋文总会安慰一翻。对于,蒋文的安慰,我并没有多想,当仅仅把他当做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而已。因为,我是一个外向的人,不喜欢心里藏事,藏在心里会觉得自己很难受。

一次,我和蒋文处事办事。蒋文又在我面前露出那大哥哥的行止,于是我玩笑地说:“蒋总,你有时好有气派,保护人的感觉就像电影里的江湖老大哦,什么事都爱替手下的小弟出头。干脆,我以后叫你老大好了,这样有一役亲切感!”

蒋文听后,先是愣了一下,后面带严肃地说:“别那样叫我”

“为什么”我感到很奇怪。要说叫老大是很正常的事啊,这应该说是一种尊敬的叫法。而且,在很多单位,下属对自己的顶头上司都是这样称呼的啊。

“因为,因为我长这么大,这个称呼只有我老婆才这么叫我。。。”他声音一直子变得很小。

但我看见了他的眼神有些慌乱,在我面前忽闪忽闪着,内心似乎有种蠢蠢欲动,被有意识地压抑着。

“啊!”我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我哪会知道,这老大之称呼是他们之间夫妻的私语。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典故。”我十分尴尬地低声道着歉。

当时,气氛也相当紧张,我想,如果身边有个地缝,我一定会钻进去。

“哈哈哈!没什么啦!不知者不罪嘛!”看着我羞红的脸,蒋文为了缓和气氛,爽笑了三声。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我都很注意自己的说话的语气,或轻或重,出口之前我都先拈量一下,是怕哪儿又出再差错,弄得大家又置于尴尬境地。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无心,成了蒋文的有意,他开始对我关心起来。平时,他基本都比员工们上班得晚些,但在他来时,我一般都会到他抢先到他办公室,去打扫清洁卫生。

自从那老大二字出口后,他有两个方面特别的变化与改观。其一,每次到来时,总会问:“婉儿,你吃早饭没有?”我的回答自己是:“吃了”。其实,自我参加工作以来,我基本上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其二,每次在打扫清洁卫生的时候,他总会对我说:“婉儿,以后,这清洁卫生的工作,就让刘琼做吧,她是内勤,正该做此事。而你,是企业副总,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更何况有更多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做。”这时,我总会说:“没什么的,蒋总,这清洁卫生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就这样,在蒋文的一再督促下。清洁卫生工作,最后是落在了刘琼手中。并且,每天蒋文来到时,总会带些早点,他给我的解释是起床晚了,所以给自己来些东西来打发早餐。只是每一次,他总会自己一边吃,一边叫我吃。我不是傻瓜,当然也看得出他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因为他以前根本就没有带早餐的习惯。所以,有时,为了领他一份人情,也和他一起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聊与工作有关的事情。

一天晚上,当我正在QQ上写作文章时,手机消息铃声响起。

我打开信息一看,是蒋文发来的消息:“才女,老大正在搞一个方案设计,脑袋有些晕呼晕呼,疲惫之中休息脑子,无意闯进了你的文学领域,没有想到你的文学领域如此丰富,深深地吸引着我,现在我正在我的领土里看文章呢,你的文笔太好了,写得出神入化,我好佩服你哦。。。”

在蒋文之前,对于称赞我文字的人不计其数,我早已习以为常,一点也不感觉惊,但蒋文的消息让我惊讶极了。。。惊讶的不是他称赞我的内容,而是他消息内容里那‘老大’二字。

因为,这二个字曾让我无限尴尬。他也曾经明明叫我不要那样叫他,如今消息里又故意地输入这二字!无疑是在向我示好,示爱----希望我做他的另一类女人,这种判断绝不是我在自作多情,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其中内涵。

“啊?啊?啊?老大?你不要看我的文章,我的文章有毒!”我对蒋文很直接地回了这样一个信息。三个啊字,是表示对他老大二字的惊讶,后面的文字是告诫他不要进入我的文字范围。而内心深处,我还是被蒋文特别的示好,有种怦然心动。

我知道自己的文章,多半是一些浪漫、真情、执着、跳跃的情感文字。这样的文字最容易让人想出入非非。理智告诉自己,彼此都有家庭,不能让他跨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也不能让自己跨入,一段无果的感情。

“才女,多写些文章,老大喜欢看你这样的文字!”我的消息送出去,蒋文的文字很快又发来了,信息里还是有那两个字。

“哦。你认真做你的事吧。”说完,我顺手找了几篇自认为写得好的文章,发给了蒋文。其中,自然也有展示自己的才华之心在里面,目的是想让蒋文知道,自己确实是文、理兼有的能力。

接下来,一连几个晚上,我在网上写文章,蒋文在电脑那端看文章。看完后,他总会发来信息,对我文字感概一翻。。。又在白日里上班时,对我的工作加倍褒奖。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完成,都会被他夸大事实的称赞一翻。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他示好的一种方式。

理智的我知道,老这样你来我往下去是不行的。于是,有好几天,我硬是忍着对文字的追求,强制自己的手指不在键盘上敲打字符,让自己的网站好几天悄然无声。

我原以为,这样的方式,就能阻止蒋文向我感情进攻的脚步,而且,那几天里,蒋文章确实没有向我的手机发送信息。当我正为自己的明智的做法而高兴时,蒋文的手机信息来到:“才女,你怎么好几天没有发文字了?老大等了好几天,不见你文字有动静。。。你是怎么了?”

这个信息,我没有故意不回,是想聪明的蒋文章,能知难而退。可我哪里知道,这仅仅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事,两分钟后,我的手遇铃声响了起来,我一看是蒋文的电话。

于是,我硬着头皮接了电话:“蒋总,你好!”

“怎么没有看到我的信息吗?”蒋文在电话那端急切地说。

“没有,刚才我在厨房洗碗。”我撒了个谎。

“婉儿,怎么这两天没有写文章啦?我可是你忠实的读者。”蒋文语气中温柔,柔声的问道,完全没有了在单位时那股严肃感。

“这两天我有事。。。我。”本来我想再次明确给他说不要看我的文字,可他电话里的声音实在是好听,有一股强烈的亲切直涌我的心扉,让我将原本准备好的话语忘得一干二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竟然沉浸在蒋文的声音里想像无边。。。

“婉儿,你电话里的声音真好听!”见我久久没有说话,蒋文有话没话的说着。

“哪儿好听了,是你故意夸奖我的。其实,我的声音在一场经历那么一场情感伤害时,被时常的哭泣折腾得沙沙的,特别是唱歌,会很难听的。。。”不自觉地,我又道出了当初感情受伤一事。

“一点不难听,这才具有你的个人特色嘛,我喜欢!没事,天踏下来,有老大撑着,以后,别把自己苦着,有什么难处,尽管给老大说。。。”他话语里,一连好几个老大自称,让人产生一种飘飘然。

“嗯。谢谢老大关心。不,谢谢蒋总关心。”我嘴里不自觉地叫出了老大,很快又清醒过来,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叫,因为那称谓里有着太特别的意义。

“没事,你就叫我老大吧。你现在在我的企业,我是企业老大,这样叫也很正常!你不要太紧张,让我做最好一个好朋友,工作之处大家开心地聊聊天,说说体己话,这何尝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那晚,我和蒋文谈了很多。以往上下级之间那种心灵距离,被蒋文左一句幽默话语,右一句理解之词,一点一点地缩短。。。尽管,在嘴上,我有意地拒绝着他一些深层的言语探索我的世界。

但在内心深处,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始有点喜欢他那股豪情了,尽管相貌他长得一点不帅,甚至可以说用难看来形容。或许,这正应验了那句至理名言:“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请继续观看《揭开圣人的面纱》之《蒋文的表白之爱情礼赞二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