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快贴 >> 圣菊的心语(肖潇)
    
  双击自动滚屏  
圣菊的心语(肖潇)

发表日期:2008年8月16日  出处:原创  作者:肖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20 次



圣菊的心语

 

作者:肖潇

 

颓废地坐在电脑,神情安静得让人害怕,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过不再痛的心还是痛!深深在痛着!!我以为倦缩在自己的天地里,就不会再受伤害,就不会再有人投打扰,可是我错了,圣人似乎要赶尽杀绝,拿起锋利的刀,刺向我仅存游丝的动脉,痛到我呼吸急促。。。我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特别是在圣人的目光里倒下,哪怕用尽最后一丝游气,我也要大义凛然地告诉他:我有心!有心的去爱过一个人。

所有的朋友都理解我的情感,唯有圣人在旁一再点燃毁尸的烈火,所以,我更不能被邪恶打倒,特别是在大是非问题,我得好好活着。

今天,我把以前的一段文字发在一个大型文学网上,一个陌生读者的留言让我流泪:你是一个太过重情的人,这样容易把自己伤得很重,学会放弃,学会跟对手一样行为处事,这样就不会感觉累!爱的那样深,爱的那样真,为什么所爱的人就不知道珍惜。建议你接受爱你的人,也许就不会累了,也许生活就甜蜜了。么一点小小的温暖,都可以掀起我内心的千层巨浪,可见我的内心多么需要阳光的抚慰。

我能和圣人的行为处理一样吗?不,我永远学不会----爱一个人却伤之,伤一个人还堂而皇之。

也许,确实是我错了方向,当初不该选择接近那株艳丽的樱树花,正是它将我带进了一个表面光艳的幅射区,实则危险的境地----以前,我还以为自己了解圣人几分,现在我已经嗅不到圣人血管流血是什么味道,也感悟不出的是什么颜色。如果硬叫我猜的话,味道:可能是酸臭的,腐朽的,更残忍的。颜色:是灰暗的,黑色的,变化莫测而鬼魅的。。。

每一次行走在伤感的文字里,我辛辛苦苦将自己的肺腑之言,坦露于天地之间,做成一株祭奠死亡的某种东西的象征----圣菊。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希望找到一个幽雅的出口,让自己慢慢地走出那片冰冷的坟地。坟地?!我用了两个特别的字眼总结了那段不堪回首的感情是非。因为,我确实,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屈服于邪恶的人。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等于零。

每一次,我千辛万苦的努力,圣人总是抢在我走开的时候,把那株圣菊踩碎成泥不说,还不断发起战事,打乱我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分的心。圣人,是这个时代里最神秘的人,或许也是最神通广大的人,否则,圣人又怎么会牢牢地占据我思绪的档位,让我无论扳到哪个档位,都是圣人的脸形在眼前飘来荡去,让我安宁的时候极少极少。圣人说过,任何时候,都会尊重圣菊的选择,不过,圣人好像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因为,圣人不止一次说过,不会再做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打扰去别人的清宁,为什么又出尔反尔打自己的嘴巴呢?

说实在的,这一直是我最头痛的问题。

我有些不太明白。或许,他也没有其它目的,只是圣性如此。要不就是怕我寂寞,找不到文字写东拉西,所以,希望在我的文字里舞一曲探戈吧,如果是这样,看来我还得三鞠躬致谢,以表做人的礼数。

圣人说,我的妖娆的本事很大,离开后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移花接木,开劈另一道通往春天的路径。当真移花接木了吗?圣人说,我披着一件柔情的外衣,写着煽情的文字,诱惑着对爱渴望的无知男女。当真是诱惑吗?圣人说,自己误入了我的时光之区,如果一切早知,他不会跨入我的领域。当真是误会吗?圣人说,我的文字总是锋利无比,骂着天下的男人,问我是不是个好女人。当真锋利吗?

圣人太过自以为是了。

这个世界上,太过自以为是的人,终究会以帝王之尊高处临寒。而时过境迁的我,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幼稚和容易激动了。不管在圣人的眼中,我曾是什么样一朵圣菊,好与坏,假与真,我都不需要在他的目光里停滞半分,因为,心已冰凉,骨已仙却,碑已长立。。。何况,有个朋友曾经告诉我,爱情的本身就是一种始乱终弃的病毒,所以,我又何必耿耿于怀,圣人对我灵魂评判呢?因为,他一个的目光,遮盖不了整个世界的目光。

天,清楚知道谁欠负着谁!

真理,永远为事实而说话!

人不能只有幸福,也不可能总是疼痛,如果非要寻个答案,那便是:轮回

文字写到这儿,颓废的心理陡然消失,一个坚决的念头自心中升起----我是永远不败的圣菊至尊。我应该好好地感谢圣人的一再造访,帮我又培植出一株纯白色的圣菊,放在那个鲜血染红过的墓碑前,祭奠时光之区那场盛事长短!

 

《肖潇文集》  严禁侵权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