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剧场 >> 围城风云---他竟然把女人带回家(肖潇)
    
  双击自动滚屏  
围城风云---他竟然把女人带回家(肖潇)

发表日期:2008年3月16日  出处:作者  作者:肖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508 次

围城风云

作者:肖潇

 

(四)他竟然把女人带回家

 

知道黎耀辉的那一晚,辛子在黎耀辉熟睡之后,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披着风衣坐在书桌前,流着泪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生命的厚度到底是多少?是一张白纸的厚度,还是比海还深,比山高的哲理?誓言的保质期有多少?是今天过后,不知道明天的探索?还是一种责任义不容辞的体现?很多人,在重大挫折面前常常会选择自甘堕落,然而,堕落不但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还会给社会带来危害。或者,在无法承受事实面前选择逃避,选择从高楼上坠下,以一死百了的态度做一个生活的懦夫。然而,死亡也需要勇气,也需要有推脱一切责任的勇气,在一切无法心安理得地决策时,辛子,你是不是应该苟且偷生地活下去,把自己对孩子未尽的责任进行到底。因为,活着比什么都好。”

凌晨一点半,关上写完的日记本,辛子仔细审视了这个130平米大的家。这样的家,在辛子今夜心情低落无助的情况下,不再是往日那个宁静而自然的家。----冰冷的水泥墙泛着冷冷的光,床上的黎耀辉正呼呼大睡,让人感觉从来没有这样陌生过!

而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是不是也在心中为她鸣不平?

那个曾经追她、恋她、爱她的男人,已经找不到了,从知道他的背叛那一刻开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在,让她继续呆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就只有责任和义务了。

审视三十多年来走来的一切,辛子最后把所有的错误,统统归根为是自己一手造成!

错在做了孝子!错在做了黎耀辉的妻子!错在自己不曾真正的爱过黎耀辉!错在因为孩子没有和黎耀辉培养夫妻感情!

错!大错而特错!

不久后的一天,黎耀辉找辛子长谈了一次。

“辛子,我知道,一句对不起,已经不能弥补对你心灵的伤害,你可以骂我,也可以打我,但是,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从来就是真心!”

“机会?为什么要我给你机会?真心?你的真心就是用一把背叛的刀刺向我?你不是小孩子,什么事情做得,什么事情做不得,总不会应该我来教吧?何况,你还是单位上的领导,你就是这么领导你们单位上的职工?”辛子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冰冷地扔过一串串问题。

“辛子,你不要这么冷漠,好不好?被人拒绝于千里之外的滋味,也许你从来没有体会过,但是在你这儿,我确实体会了很多,你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让我们重头再来?”黎耀辉惮悔地哀求道。

“重头再来?怎么重头再来?你知道我们一路走来的艰辛!不论感情上面还是生活之中,在我的脑海中,一直就是嫁一夫靠一主的观念,即使,在那一段最艰苦的债务累累时期,我也从来没有过一丝动摇,或有要背叛你的想法。想到的是好好坏坏你是我今生的主,我怎么样也要和你风雨同舟,把难关渡过。哪知,你倒好,难我是与你一起受了,苦我是与你一起吃了,当雨过天睛,你春风得意之际,你的金屋藏娇给我当头一棒!你说,谁来为我抚平这一处伤?”说到这,辛子伤心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怎么叫她掉泪?没有想到当年父母为她选择的婚姻,就是这么一剂苦不堪言的汤药。这味道啊,简直比黄莲还苦!而且,她苦得来还不能告诉父母,黎耀辉背叛她的事情。因为,父母已经步入年迈时期,她又怎么能让父母的晚年过不开心呢?也不能向其它人,倾诉这些伤心的心情。因为,告诉其它人,她怕别人会拿她当笑话看待,或说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是一个女人没有本事!

所以,再苦她都只有自己背着!

“要不。。。要不你也去找个男人婚外情一次?扯平后,我们再重新开始。”黎耀辉看到辛子的泪落不止,心疼之际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安慰伤心的辛子不说,嘴巴里还吐出一句狗屁话来。

“你。。。你。。。你简直是个疯子!!有主动叫自己老婆给带绿帽的吗!哈哈。。。”辛子气得脸上发青,嘴皮发抖,接着是一阵冷笑,真想摔黎耀辉两个耳光。

这种事情,也能用扯平来重新开始?又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好歹她也是有知家庭出生,接受的是传统的正规的教育。亏他假不假,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本科大学生,大脑像浆糊,真是什么嘴吐不出什么牙。

那以后,辛子和黎耀辉之间的关系,更加漠然了。以前,心情好时的她,偶尔还会和黎耀辉说说笑,摆摆电视里看到的奇人奇闻。而现在,她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与她说话,除非得说的那些话,比如“吃饭了”之类的,辛子总是以一付冷冰冰的面孔,对待回家的黎耀辉。

这年头的男人,也许都一个得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所以,当婚外情暴露在妻子面前后,他绝不会为一个婚外的女人,牺牲自己的婚姻。这点从黎耀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想必,这世界上,其它男人也大概一样吧!

瞧!黎耀辉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他不想为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女人,而毁了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婚姻,更不想因此误了自己的美好的前程。不管辛子在听没有听的情况,无数次在辛子面前,说他自己原本是无心,而是那女人一再对他勾引,他才经不住诱惑而与之染在一起。

多么冠冕堂皇的解释!多么理直气壮的推卸!

当辛子是三岁小孩子?臭味不相同,能凑到一块儿吗?

所以,尽管黎耀辉回家的情况,像刚结婚那会儿,而且每每回家总是抢着做家务,但辛子的心没有被之赎罪的行为打动,反而有一种看戏的想法,他想看看黎耀辉最后,会唱一束什么样的戏剧给她,给她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言爱着,要让她幸福一生的女人。她能轻易被打动?因为,这不是一个人小小的过错,而是与人格和尊严有关的问题!

所以,很多次看完电视后的黎耀辉,总想找话题和辛子说开,但辛子一个不温不火的转身,让黎耀辉无言以对。

辛子,也不是一个无情之人,看见黎耀辉用近乎于讨好的方式做这做那,她内心里还是开水一样翻腾着,在原谅与不原谅的十字路口徘徊,她甚至不止一次地劝导自己:“看在孩子乖巧的面上,原谅他吧,何况,他已经这么用力,在为自己的错误而付之改过的行动!”。

但是,思前想后,辛子还无法接受被人背叛的曲辱。至少,在这么段的时间内,要她调成原谅黎耀辉的心态,根本无法做到。因为,她辛子生活在没有爱情的婚姻中,都能保重自己,从来没有过红杏出墙的念头。何况,这背叛还是来自一个口口声说爱她的人,叫她怎么不有这样的感觉----这年头的男人,真他妈的是一堆臭狗屎!

由于心灵受到打击,辛子面色憔悴,体重急速下降,从原来的90斤迅速下降到75公斤。渐渐地,辛子不敢上街,怕上街遇到朋友或熟悉,问起她的伤心事。

所以,不得已买菜时,辛子总是急急忙忙,行色匆匆,一买就是一个星期的菜,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家里,拉上窗帘把自己关在家里。

更严重的是,辛子因此患上了失眠的毛病。

人哪能不睡觉呢?可以想像,如果几天不睡觉,会是怎么样一副神情恍惚,更别说,有精力去培养孩子。所以,白天辛子在度日如年里的伤害思绪里活着,晚上还得靠两粒安眠药下肚强迫入眠,让自己第二天才足够的精力,用在孩子身上。

一次,黎耀辉的父母从乡下来,给他们送新出土的大米,看见辛子举止神色间,都挂着愁容,而且人十分憔悴,他母亲很是心疼地问道:“辛子,你怎么啦?好像很不开心似的。”

“没有什么,爸,妈,你们多么心了,我好着呢。”辛子给他们一这苦笑,但,眼中已经浸盈着泪水。

“胡说,以前我们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黎耀辉欺负了你?告诉我们,我们教育教育他。”黎耀辉的母亲不信地说道。

看见辛子的苦笑,及满眶浸湿,老人们哪儿不明白的。

一定是他们夫妻俩在闹什么不愉快。只是辛子不说,他们也不好继续追问,以免再次触痛她的伤心事。想一会儿等儿子回来后寻问儿子,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的概念中,辛子在他们到来时,从来没有过这样一副神情,而这一次,虽然像以往那么热情,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辛子脸上的笑容挂得很牵接强,牵强得让人为之心痛。

哪知,老人们等到晚上,也不有见黎耀辉的身影。然后,忍不住拔打了他的电话:“耀辉啊,爸、妈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们想和你聊聊。”

“爸、妈,你们先在家里玩着,我今晚有公事应酬,要很晚才能回家。”电话里,黎耀辉在那端回答道。

哼!公事?是真公事,还是假公事,辛子现在已经分不清。曾经,就是用这些话塘塞着她,瞒天过海,在外面花天酒地,风花雪月!尽管,她从来没有爱过他,可知道对方背叛的时候,还是有一种彻入骨骼的痛在延伸!或许,这便是人的一种自私心在做怪!

世事无常,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它原来的模样,包括她与黎耀辉的婚姻,也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里物是人非。

就内心来说,辛子多想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家,抛开所有该抛和不该抛的,提起简单的行囊,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永不回头!但是,一身的重责,让她如何抛舍得下,何况,不懂事孩子还那么小,她总不能自私到在孩子的心灵上,划上一道父母离异的伤痕?

那晚,黎耀辉彻夜未归,第二天,他父母见自己的儿子彻夜未归,很是不悦地说:“太不像话了,心中还有没有父母?今儿,我们就在这儿等他。辛子,你别伤心哈,耀辉有什么不对的,我们一定会教育他!”

这样的家,还有什么意义?

倘若,可以推掉身上的责任,辛子真想背上背包,一个人浪迹天涯,永不回头!浪迹天涯?对了,曾经她不是那么热爱旅游的吗?现在,现在这种婚姻的天气,不正适合出门旅游,或许,可以在旅游中权衡量轻重,做一个人生块择!

“爸、妈!给你们商量一件事,反正这段时间也农闲,家里活不是很多,你们。。。你们就留下来,多玩几天,在这儿帮我照看一样莹莹,我。。。我想出去散散心。。。就在今天!”想到这,辛子对黎耀辉的父母提出要求。

“唉!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总是一个人扛着,也不给做父母的讲,叫我们怎么帮你嘛?看你,人都瘦了一大圈,我们真为你心痛!如果,你实在觉得有必要外出散心,我们就依你,莹莹我会帮你们照看好,这点你放心!但,你在外可得照顾好自己,早些回家。再说,我们留在这儿也好,一会儿耀辉回来了,我正好可以仔细盘问他,以免你们两个人在一块儿,什么也问不出来。”

“谢谢,爸、妈,我可能要出去半个月,反正我现在没有上班,趁此机会去看看祖国的山山水水,我想在优美的大自然环境中,我一定找到快乐。你们放心,我会把自己安全地带回家。”见黎耀辉的父母同意了,辛子一边收拾行礼,一边安慰着为她提心的两个老人。

每天,这样沉闷的呆在家里,确实对自己的身体不利。辛子想利用旅游期间,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思考婚姻的走向。

就这样,辛子把孩子次给了黎耀辉的父母,背着背包,把自己带到景色秀丽的娥眉山。

怎样秀美的娥眉山啊!

----山峦重叠,云遮雾绕,树木小草,苍翠欲滴,房屋在其中,若隐若现,还有山涧溪流潺潺,伴随着偶来歇息的小鸟,一起唱着欢乐的歌。。。如果,不是赏景之人怀有心事的话,这样的去处,无疑人间仙景。

只可惜,赏景的辛子发现自己无论走在哪儿,都放不下丢在家的女儿,女儿还那么小,她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如果自己硬要自私地选择,让女儿失去父亲或母亲,那么将女儿的心灵,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

想到这,辛子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静静坐了下来,从头到尾回忆自己的婚姻,检讨自己的错误。

没有爱过黎耀辉,是自己的错!错在为什么成了婚以后,内心还一直拒绝着他,没有好好与他培养感情,才让第三者有机可乘。

经常忽视他的感觉与思想,是自己的错!将心比心,她确实没有做过一次换位思考,一方面理所当然的应承着他的宠爱,另一方向又自私得不去理解他,才让自己受伤。

在黎耀辉犯错后,用一付冰冷、清高的姿态对待,更是自己的错!早有哲人此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在这到处都是美色、情欲的陷阱年代,他做为一个常在河边走的人,难免会被某些东西诱惑,再加上家庭不给予温暖。。。一切,就像一系列的连环扣。

会怪的,怪自己,不会怪的才去怪别人,分析到现在,归根到底,全是辛子的错!

解铃还须系铃人!

冷静后的辛子,明白了不能再这样错下去。即使,通过最大努力,和黎耀辉也培养不出感情,但至少现在应该这样去做一做,试一试!

何况,出门一星期以来,她躲这山青水秀的地方,以为可以逃避一切,岂料身背的责任,以及审视自己的错处,发现自己柔软的心肠,根本不能高居万丈红尘之上,或弃尘世之远,又怎能做到卸掉生活中的那份天生责任呢?

不能抛弃!

那天晚上,辛子在酒店里一边这样肯定,一边收拾行礼,做回家的打算。她想,如果回家还能看到,黎耀辉那张真诚歉意的脸,她一定给他一个机会,从心到底地原谅他,和他从头再来,培养感情!

在辛子的打算里,她要主动找黎耀辉勾通。把以前那些压制在胸膛里的心结,通过温柔的方式向他一一道出,从此,夫妻俩和和气气,走上重新开始的轨迹。同时,也把孩子送去学校,自己也尽快去找个工作,以免整天呆在家中胡思乱思,这样,在自己经济独立的同时,也可以找到体现人生价值的地方。

可是事实上,生活里残酷的一面,总是爱和辛子开玩笑。

当辛子怀着一腔释然之情,打开自己家房门的时候,一副恶心的春宫图,暴露在她难以置信的眼前。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像动物一样交织在一起,蠕动在一起,男的像个战场上的勇士,直面进军,猛冲猛刺,汗水淋漓。女的则像一只发情的春猫,配合着男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摆动着蛇一样的躯体,嘴里不断吐出淫荡的污言移语。。。

辛子有那么一秒钟,思绪停顿了。

这是辛子的家吗?是不是辛走到烟花柳巷去了?在思绪回到自己身体时,辛第一个反,就是不信的问着自己。

可是看着床上,那正努力做功课的男人,正是与他同床共枕了七年之久的黎耀辉,她怒不可揭,迅速地冲到床前,使劲全身力气,扯开那对苟合的男女,不管他们脸上的表情多么惊鄂,每人一记狠狠的耳光,做为表演原给奖赏,然后对男的说:“无耻!要做动物交配,搞激情表演,也别沾污了这张纯洁的婚床。滚滚,滚出去!”

继而,转过身对女的说:“抢别人老公很光荣,是不是?那么想做那些事,为什么不去烟花柳巷,那儿,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再不,就去拍一级片,那里应有应有,包你满意!!人尽可夫的女人啊,”

“你清高什么,是你自己没有本事管着自己的男人,他喜欢我,怎么着?”对方厚颜无耻地还击道。

“啪!!啪!!啪!!真不是知羞耻!送货上门,今天,我就替你父母教训你这败坏门风的女人”三记耳光响起,随着辛子的话与动作结束,那女人的脸上,霎时出现了红红的五指山。

“春儿,你干什么?放下!”哪知,那女人还不是剩油的灯,抓起床头柜上的摇控板,想给辛子炸过来,被黎耀辉严厉地喝住了。

“你。。。”那女人自知理亏,放下手中的摇控板。然后,静静的穿上遮羞衣服,想悄悄留走。“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叫李思春!”那女人憾涉于辛子的威严,唯唯诺诺地回答着。

“哈哈哈。。。。绝配!”辛子疯了似的狂笑。接着又说:“一个你要飞,一个你思春,怪不得你们会像动物一个龌龊。。。呕。。。呕。。。”辛子受不了,胃里直翻,就像刚吃了脏物一样。

“辛子,怎么啦?生病了?”穿好衣服后的黎耀辉,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作关心状问道。

“滚!滚!”辛子说完停下话,嫌恶地拂开站在面前的黎耀辉,赶紧往厕所里跑。

辛子知道,再不去吐的话,她支持不住了。

可狠的黎耀辉,海誓山盟后娶了她,背叛她不说,还竟然把臭女人带到家里来。也怪自己倒霉,说好旅行半个月,早不回晚不晚,偏偏在今天杀回,见到这么龌龊的一幕。

“世道难,苦海长长短短,点点滴滴,浪苍人生,伤心处,自是命里几分。长忆起,短歌行,今生无福也无份,但求来生。”那晚,辛子的日记里,又多了这么一节文字。

他竟然把女人带回家!

至此,辛子对黎耀辉算是彻底绝望了,她想,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去挽救这样的婚姻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谈谈离婚的事,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做任何瓜葛。

请继续关注《围城风云》《一份婚姻维系协议》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