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剧场 >> 围城风云---奉命相亲(肖潇)
    
  双击自动滚屏  
围城风云---奉命相亲(肖潇)

发表日期:2008年3月14日  出处:作者  作者:肖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50 次


围城风云

 

作者:肖潇

 

(二)奉命相亲

“当爱情不在,是不是应该学会把眼泪擦干。只是真心的爱情,放了手以后,怎么走也是一种遗憾。原来注定破碎的梦想种子,发了芽,开了花,就要用一辈子时间,来换取痛的果实

这是辛子写在日记里的一段话,用以祭奠那次刻骨铭心的初恋。

潮流的自由恋爱,对辛子来说,只是一抹美丽的昙花,昙花之后是永远的昨日重现,在记忆的狭谷里流浪,在生命的风口招摇撞。

工作上,辛子是一个强人,无论领导交予什么样的项目,她都能圆满地预期完成,深得领导的信任与厚爱。其中有一位领导,当知道辛子孤身一人时,好几次张罗着要给她介绍对象,但都被辛子婉言谢绝。

因为,辛子在发现自己与其它男孩子相处,会产生混身上下不自在的感觉后,更加发现自己在感情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守城者,所以,对谈朋友了无兴趣,亦打算就此坚贞地守着初恋的梦,即便一生她也无悔。

没有处男朋友,绝不是因为辛子长相丑陋,反之应该说她的容颜,是清丽如芙蓉出水那一类的面孔。亦或者是其性格不好,其实,辛子对心爱的柔情似水,曾经强子是这么评论她的。一切的原因,皆是来自辛子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韵,让多少优秀的小伙子望而生畏。

辛子永远记得,1991年元旦那天,中午刚一下班回家,父亲就把她叫住了:“辛子,你来一下,爸妈有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放下背包后,辛探过头问道。

“辛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我们。。。给你相好了一个对象,对方是大学生,刚大学毕业不久,家住农村,虽然样子长得不那么好看,但看上去挺忠厚的,你吃过午饭后,和我们一道过去看看,大家聊一聊吧?”

“不了,谢谢爸妈,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心思。”辛子一口回绝着。

“没有心思,等你有心思时,我们恐怕早都进棺材了。你这死丫头,是不想把父母气死才甘心?吃完饭后,你必须去,父母之命岂可违抗!违抗就是不孝”听见辛子回得那样坚决,父亲很生气,对她严厉地扔过一段话。

一直以来,辛子是个逆来顺受的女儿。

当年,也就是二十岁初恋那年,父亲就是用这么一句不孝,加之以断绝父女关系为要挟,让她做了一个感情的逃兵,爱情的叛徒。虽然,做了孝子的她,得到了父母开心的笑容。但是,没有人知道在孝子名称的背后,是辛子怎么样一副泪湿枕,夜夜酸楚在梦醒时分。强子的笑容,强子的身影,与强子走过的点点滴滴,总是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飘荡在她的记忆里。

性格坚强而懂事的辛子,嘴上不说什么,也不在父母面前露出自己不快。因为,辛子知道自己身上的重担---照顾好父母!父母生下四个女儿,其中辛子是唯一的女儿,头上两个哥哥长年在外,脚下有一个弟弟虽然留在父母身边,但是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无所事事待在家里,至今还属于“啃老族”,又哪谈得上照顾父母的重责?

所以,平素的表现中,不论大凡小事,辛子都一一承担,尽量让父母开心。只是,心里一直就没有放下过,那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

 “唉!唉!唉!你这孩子,还是放不下强子,但他没有文凭啊,不能给你带来幸福的未来。再说了,我们一家子都是有知道有文化的人,在这地方家喻户晓,你们这门不当户不对,怎么能成呢?你就依了你父亲吧!”说着,母亲双手在不停抹眼泪。

当年,也母亲这么几声低沉的叹息,让辛子缴械投降。

辛子最心疼母亲。在母亲面前,她总是心肠最软,最孝顺,母亲一生操劳,为儿女们付出很多艰辛。

在辛子的记忆里,在知识分子没有落实政策以前,父亲常年在外面做工,找些小钱做购买家里油盐柴米之用,只有星期天才回家来看望母亲与几儿女。而那时候的母亲,一个人操劳六个人的土地,起五更睡半夜不说,还常常因劳累晕倒,有时在自家的自留地上,有时在夜半三更宰猪草时分。

当时,两个哥哥已随父亲在外地读书,只有寒暑两个假才回得家来。于是,家中就只留下她、弟弟、母亲三个。那时,辛子自己都还处于学龄前的6岁时期,弟弟就更小了,整整小她四岁呢。所以,从小时候开始,辛子就担负起照顾家人的责任。

母亲务农时,辛子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好弟弟。而每次母亲晕倒时,总是吓得辛子魂飞魄散,害怕母亲一睡不醒,害怕父亲回家来责怪她,责怪没有照顾好母亲。所以,若是母亲白天晕倒在地,辛子总是大人似地,四处找邻居帮忙,但遇母亲夜晚劳累发病,辛子怕打扰邻居休息,只好一个人流着泪打着电筒,在黑黑又恐怖的乡村小路上,往赤脚医生的家奔去。辛子知道,其实自己是一个很怕鬼的人,但那时候与母亲的性命相比,就算是真被什么鬼抓去做奴役,也无妨。

所以,辛子总是很体贴母亲,心疼母亲。这一次,无疑的,还是顺了父母的心意。

吃过午饭,辛子按父母的意思,进行了简单的装扮,见了那个后来成了她丈夫的男人。

那个男人,黎耀辉。从介绍人那儿知道对方名字的时,辛子在口中默默地念了好几遍:“黎耀辉,黎耀辉,黎耀辉你要飞。”

该不会,最后他会成为一个要飞走的人吧?辛子心里这么想,回过头来又笑自己太神经,太敏感。

黎耀辉,怎样一个男人,稀疏而卷曲的头发,像只营养不良的卷毛狗。黑黝黝的皮肤,像一个刚从煤矿里爬出来的工人。小小而聚光的眼睛,像一只古灵精怪的老鼠。扁扁斜斜的嘴巴,像一堵安错了位置的窗户。

总之,没有一处看了,让辛子觉得满意。

最难过的是,坐在沙发上的黎耀辉,一只裤管卷到膝盖,另一裤管则半分未卷,整个样子如果沾上泥土的话,就像刚刚下了地回家的农民。看见她进来,先是傻呵呵地对她展开一个笑脸,然后跟着就挤过来,靠近她的身子说:“嗨,你好,认识你三生容幸”。

多么俗气的台词啊!多么无聊的开场白啊!

她想像中的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花香遍野,溪流潺潺的地方,和心爱的人背靠着背,看风轻云淡,赏天高蔚蓝。或手牵着手,踏小桥流水,行四季旷野。

顿然,辛子打了一个寒颤,全身发冷,问着自己:“辛子,你该不是要和这样的一个男人共守一身吧?”

也许是经过装扮后的辛子更加楚楚动人,黎耀辉看她的眼神,总是闪着一股异样的光芒。她呢?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坐在沙发上,思绪游移着,不知道飘向何方。。。

“咳!咳!”看见辛子没有话,黎耀辉咳嗽了两声,以引起辛子的注意。然后,主动地没话找话,想找途径以走近辛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黎,名耀辉,毕业于XX大学XX专业,现年26岁。你呢?能做一下详细介绍吗?”

“哦。我?介绍人没有给你说?难道你不觉得,重复是对时间的浪费,而浪费时间是一种犯罪?”由于第一印象不好,辛子冷艳地给对方一个扎扎实实的闭门羹。

“嘿嘿。。。”黎耀辉尴尬的干笑两声,想以此缓和气氛,继而又附合着:“辛子说得在理,是耀辉的错,看来辛子读过不少书嘛,要不,怎么说话这么艺术。”

“耀辉?”辛子在心中自言着。

这么快就以这么亲昵的称呼自居,想讨她的好,这不是明摆着吗?

那天,辛子与黎耀辉谈得很少,整个过程几乎是黎耀辉一个人在表演。讲他的童年趣事,讲他的学生生涯,讲他出身社会后的所见所闻。。。事后,辛子是怎么离开介绍人的家,都有些恍惚。只记得临走时,黎耀辉在她身后叫喊道:“辛子,什么时候我们再见面,下个星期我来你们家,好不好?”

“好?好个头!”辛子在心里咒骂着,头扬也没扬走出了黎耀辉的视线。

回到家,父母问他感觉什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简直就是没有感觉,让她不想再见第二次的那种。

“爸爸、妈妈,可不可以不和他来往?我对他没有一点感觉。。。”

“感觉?要什么感觉?我和你妈见面那会儿,也没有讲什么感觉,不也生下四个儿女,和和美美的走到现在了吗?”父亲不满地说。

“但是,但是你们那时候,年代不一样。现在,兴自由恋爱。。。”辛子想反驳,借以推托这门亲事。

“什么年代不同?任何时候,都是识职务者为俊杰。辛子,你已经老大不小了,就要不再挑剔了。你看看你周围同龄人,人家的孩子都会叫爸妈。而你,二十四岁了,男朋友都还没有一个着落,叫我们在外人面前脸怎么放?知道的倒也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丫头哪儿有什么毛病,没有人要呢。这样好了,我们看那小伙子忠厚、忠实、靠得住。再说,人家单位也很好,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局级机关啊。你就专心和他谈阵子恋爱,选个好日子跟了他,好好开始你们的婚姻,早些生个孩子让我们抱个外孙。”父亲柔中带着不可违抗的刚。

“嗯!”辛表面上应承着,可内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爱情,在现实面前总是那么脆弱,容易被生活的形式所出卖。辛子,不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原本,爱看书的辛子,喜欢在书香里找寻生活的乐趣,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好不容易盼来一个星期天,心情还满不错的一早就和同学相约,吃了中午饭一起去《心语书屋》看书。

哪知,到了星期天,黎耀辉好像有预谋,早早地来到了辛子的家,打破了辛子的看书计划,让她十分不悦。而且,更让她不悦的,是她的父母对黎耀辉那一脸堆笑,兼讨好的态度:“耀辉啊,你看我们家辛子还满意吧?她美丽、漂亮、大方、工作能力强。。。可是我们家最可爱的公主,我们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孩,所以很宠爱她,把她的脾气给宠坏了,你得好好让着她,好好呵护她,同时,将来,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瞧瞧!父母这翻话说得多气人!就像自己的女儿已经人老珠黄,老得来没有人要,如果再不使劲地推销,会有嫁不出去的可能。

“呵呵,谢谢叔叔和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对辛子好的,再说,我对她可是一见钟情呢!”黎耀辉见辛子的父母对他这么客气,自然乐呵得不得了,扯起一张黑黝黝的脸笑起来。

本来眼睛就很小的他,此时,因为笑得太厉害,而合成了两条抛物线,镶嵌在那煤碳似的脸上,让他的样子显得更难,甚至给人一些恐怖的感觉。这还不算什么,算得上什么的是他回过头来,对辛子抛过来一波自认为潇洒的媚眼,让辛子作难得捂着嘴巴,一阵风似的往卫生间跑。

可想而知,那天的日子对辛子来说,是一种怎么样的度日如年的感觉。事后,辛子再一次要求父母,拒绝这门亲事,但是父母就像是铁了心的称砣,软硬兼旅地对辛子双面挟击,让辛子不得不投降。

就这样,尽管辛子有多么不舍,还是只有狠心掐灭了自己对初恋的最后一丝梦想与眷恋,把自己像商品一样陈列在黎耀辉的世界。

就像一桩交易,为了父母开心的一桩交易,辛子硬撑着和黎耀辉谈起了恋爱,拉开了父母开怀如意的爱情战式。

只不过,在这场恋爱战式中,辛子没有一丝心跳的激情,也没有一丝想要主动付出自己柔情似水那一面的动态。而是一直处于被状态,被动地接受着黎耀辉给予的关爱与呵护。

自从父母安排她和黎耀辉恋爱,辛子开始学会了认命。

恋爱的日子,黎耀辉确实对她很好,知道辛子犯有间隙性风湿关节炎,特别是每到雨点天或阴天时,这病就发得厉害一些,所以每一次黎耀辉到来,都会带一些上好的,治疗风湿关节炎的药品,并给她患有风湿病的关节部位,做全方位按摩。

看着黎耀辉很体贴,很细腻,辛子很感动,在心里不断的说服自己:“辛子,别不知天高地厚了,这人对你这么好,你还求什么?两心相许的人,彼此能走到一起固然是一种幸福,但命中注定两心相许,只是一种劳燕纷飞结局,退而求其次,又何尝不可?至少,爱你的人,会处处为你着想,不让你受伤,这也应该说是一种幸福啊!”

又或许,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所以,有时和黎耀辉相处时,在他那精彩的言词和行为下,辛子也会对黎耀辉荡开一个轻轻浅浅的微笑,然后轻柔地发表自己的看法与见解,欣喜得黎耀辉如获至宝一般地拥有着,在她耳边直说:“辛子,好难得你美人一笑哦。你这一笑,可让我开心死了。看来,我是心诚所至,金石为开。可知道我如何爱你?从第一次见面那天开始,你的眉,你的眼,你的身,你的影。。。就深深在印在了我的脑海。当时我发誓,不论你有多么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要用我的真心诚心追上你,娶你为妻。请相信,嫁给我,我会一辈子如一日的对你好!!”说完,还会将那张扁扁斜斜的嘴唇附过来,在她的耳根作蜻蜓点水。

命!这或许就是别人所说的命!

 

请继续关注《围城风云》《婚姻的空壳》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