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剧场 >> 围城风云---遗失的初恋(肖潇)
    
  双击自动滚屏  
围城风云---遗失的初恋(肖潇)

发表日期:2008年3月13日  出处:作者  作者:肖潇  本页面已被访问 2202 次


 

 

 围城风云

作者:肖潇

前言:

国家的气候,改革的春风,吹暖了大地,吹红了经济,但也吹散了多少企业,及企业里职工的铁饭碗。不仅仅只有这些,在这些色彩纷云的离奇变幻中,有多少家庭走上了情感颠簸的氛围,夫妻离散的结局。

凑和的婚姻下,总有这下那样的磕磕碰碰。

幸福的婚姻是相似的,不幸福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很多人,这一生,心里爱着的是一个人,而与其结婚的又是另一个人。在这些零零落落的感情纠缠中,辛子算是其中一个不幸福的女人吧。

 

(一)年代遗失的初恋

 

初恋总甜蜜,开花不结果。

在那个门当户对的年代,很多人爱情的梦想,只是一本天方夜谭的翻版,一如辛子风中遗失的爱情,像一面鲜红的旗帜,飘扬在一生的尘土。

辛子,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女人。原本有自己爱情的梦想,有自己憧憬的归宿。

初恋的鲜花,开在198720岁那一年的金秋时节。

那一年,辛子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在一个偶然的校友联谊舞会上,他与被同学带来参加舞会的强子相识。就在那晚,强子请辛子跳了很多曲跳舞,交流了不少话题,大到人生观、世界观,小到街头巷尾的鸡毛蒜皮,辛子觉得他们有很多地方相同。

事后,他们彼此因共鸣而产生了爱慕之情。

强子是一个军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军人,在远地服役当兵,他的家就在辛子就读大学的城市,此次回家探亲,本想找同学聊聊家常,加深友谊,哪知被拉来舞会,也因此和辛子结下一份情缘。

但,人不是因为身分或出身的普通,就否定他一切的普通。准确地说,人最不普通的应该是灵魂,灵魂若是普通了,哪怕他是可以呼风唤雨的皇帝,也比不上平民一颗金子般的心,来得让人大快人心。就像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的道理一样。

辛子爱强子的道理就是这样的。

辛子爱强子有一颗善良、热忱、乐于助人的心。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星期天,辛子和强子相约去B城的一个森林公园玩。在他们到达B城,钻出汽车准备走到街对面打出租车时,强子看到一位农村老妇人,在离他们几十米的地方,无缘无固地晕倒在地。

人说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都是一些热血儿郎,此话不假,确实如此。

因为,此情此景,辛子看到强子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跟了过去,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有不少人都是在谈这道那,分析晕者倒地缘由,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后,想法给晕者报警或者送其上医院。

强子看着这情况,心里着急啊,手一伸,拂开一条道路,嘴上说:“让开,让开,我是晕者亲人。”然后,俯下身子,也不顾因为下雨缘固,老太太已是满身污渍,二话没说把那晕者弄上自己的背,脚如行风地往医院方向奔去,不管身后留下多少惊讶与异样的目光,也忘记了他自己此翻正是和辛子在约会。

等辛子气吁吁地赶到医院的,强子正在医院急诊室门口徘徊不停,抬头间,看到辛子,才恍然大悟地拍着脑袋说:“对不起,辛子,把你挪下了。你这看人命关天的,我竟然,一时之间把你给忘了,原谅我的粗心吧!”说完,还傻呵呵的冲着辛子一笑。

“看你那傻样,俺喜欢着呢!”辛子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反而红着脸,鼓励地娇嗔着爱意。

于是,辛子和强一起在医院门口等候医生的诊断。

不一会儿,医生走了出来说:“老太太是操劳过度,才引起晕倒的,卧床休息会儿就没有事了。”

那一次,辛子从头到尾看着强子忙上忙下,在老太太苏醒后,打听到老太太的家庭住址后,硬是把老人安全地送回家中,才像个小一样孩子开心地笑了,也给辛子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此,他们的爱更进了一步。很多时候的星期天,他们都守在一起,谈人生,谈事业,谈如何计划他们的未来。一谈起他们的未来,辛子的心就会隐隐着痛。强子曾无数次地,说要上辛子家的门,看望她的父母,每每此时,辛子都会故意转移其它话题,强子看在眼里,明在心里,痛在骨里。他知道自己与辛子间,那一纸文凭差距,将是她父母给他们未来划下的一道银河,终究有一天,他们会相隔天涯,梦里相依的。

在那个极讲究门当户对年代,很多人爱情的梦想和憧憬,最终会破灭,辛子也不例外。果不其然,署假的一天,父亲把她叫到跟前,摔下一封信说:“辛子,告诉我,你是不是恋爱了?”

“。。。”辛子沉默着,她知道明摆着的事,父母已经偷看了她的信件。

“你长没有长脑袋,或哪根经不正常?一个初中生,你也看得起,你不觉得无脸,我们还嫌丢人呢!”父亲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辛子脑袋上不停地拙,好像她犯下了什么涛天大罪似的。

不就是恋爱吗?恋爱又不犯国法!只是,可能犯着辛子父母的家法了。

“爸爸,我知道你是出于关心我的目的,但是,请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的婚姻自己作主。再说,强子除了文凭,其它都很好,不仅孝顺,而且他的心地特别善良。。。我。。。我。。。我喜欢他!”辛子小心地,举证出强子的好处,想征得父亲的同意。

“再好,再好也不能与我们家门当户对。你要是找了这么一个人,给我们家做女婿,让我们的脸在外人面前往哪儿放?别人会说,高知家庭的千金,与社会低成人物联姻,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千金小姐脑子短路,或者哪儿有毛病。。。到时,你叫我们被别人口水淹没,或者找个地缝钻下去啊?”父亲一点不管辛子的感受,竟自地训斥着。

“爸爸。。。你不要这样无情好不好?强子哪儿不好了?”辛子可怜楚楚地望着父亲,泪水在眼眶直打转,希望父亲同意这门亲事。

“他哪儿不好,没有文凭就是他的不好,亏他想得出,真是蛤蟆想吃天鹅肉!马上和他断绝来往,否则,我们父女从此恩断义绝。”父亲没有一点商量的余了,严厉地命令着辛子。

就这样,辛子的爱情,只能无可奈何地,随着父亲一句威严地“不孝”呼出,而夭折在飞烟的滚滚红尘。可想而知,父母的强迫,让她和强子经历了怎样一翻生离死别的哭泣与拥抱,相约来世相守。今生遇见了,都不能在一起,来生是什么,岂不是更飘渺的事?所以,辛子的梦境里,至今还沿袭着分别那一天的情节,也是她至今笑着都不开心的出处。

怎样的一个父亲啊!像皇帝一样威严!像大山一样的沉稳!让辛子又佩服又害怕。佩服父亲的各种毅立,害怕父亲的任何威严!

文化大革命,曾经被打成左派转回农村,吃了不少苦,终于熬来了84年知识分子政策的落实,携家眷返回A城。但,不论是在娟子的家乡农村,还是父亲现在所处的A都市,父亲都算得上是一个响当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况。再加之,家中有一位哥哥,在13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国家重点大学,哥哥的名字,也因此,进入了A都市的现代史册,做为了每一个家长教育子女,及当地学校教育学生的典故。

这样的高知家庭,哪容得下一个没有文凭的女婿呢?所以,辛子的爱情失败,在常人看来,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了,可是在辛子眼里,却是一辈子的不甘心,一辈子的不情愿。

之后,辛子不想恋爱。

尽管,毕业后分配到单位,同单位好几个优秀的小伙子,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她传递爱慕的信息,但是,清高的辛子,视若无知,不予理会。

在辛子看来,恋爱是要讲感觉,得有那种心有灵犀,灵魂愉悦才行。否则,就只是一笔感情的交易,一种令人窒息的折磨。因为,有好几次,辛子试着与其它男孩子相处,可是只要一与其它男孩子相处,混身上下便会不自在,甚至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在这些经历中,有好几次,辛子都是在男孩子惊鄂的目光中,留下一付不得其解的永久背影。

后来,有的在辛子背后说:“XX家那千金小姐是不是有问题,要不,怎么会谈一个吹一个,常常莫明其妙丢下男朋友就走!”当朋友把话传到辛子耳里,辛子以一个淡然的微笑做为答案。并说:“管它呢,谁人背后不说人,走我自己的路,任别人去说吧!”

骨子里,辛子是一个对爱有浪漫的女子。她不允许自己为了婚姻而恋爱,她希望自己是因为有深深的爱恋,才有婚姻的殿堂。

就这样,初恋以失败告终的辛子,很多时候总是落寞地,一个人走在雨的街头,傍晚的黄昏,或者守在深夜的凭栏。

也许,在辛子命运的天书上,根本早就注定了这一生,爱情的花树无果,只能与之擦肩而过,而没有福份拥有。所以,她的爱情成了那个年代的牺牲品,她的婚姻成了那个年代的门当户对的装裱。

 

  《肖潇文集 》严禁侵权

请继续关注《围城风云》之《奉命相亲》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