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杂淡 >> 我的童年
    
  双击自动滚屏  
我的童年

发表日期:2013年6月15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714 次

作为七十代初出生的我,童年的时光是在比较落后(应该说很落后的)农村度过的。那时的生活相对于今天来说是非常贫穷的,但我的童年却是极其的生动,现在回想起来竟然还觉得十分的幸福。

那时的物质生活极其贫乏,吃穿暂且不说,我们从未有过属于自己的买来的玩具,唯一能算的上玩具的也不过是自己用六块不同颜色的正方形花布做的布口袋,里面装上高粱。再奢侈一点的就是猪骨籽了,那要有耐心才能得到,从每年杀的年猪的后腿取两小块骨头(只有后腿有),我们管那叫骨籽,要五个才够一副,所以最少也要三年才能攒够一副,但是就是这简单的不能算作玩具的东西让我们整个童年都变得生动无比。

我们那个小村子只有百十户人家。四面都是山,人多地少,家家做饭都用秋天收的玉米秸,大豆秸,向日葵杆,这些是远远不够烧一年的,到了春天基本上就没得烧的了,好在那时天气也转暖了,为了春天播种,地都被耕过了。在天气晴好的午后,我就要背着苹果笼子(我们那儿盛产苹果,装苹果用的东西就叫苹果笼子)去拾草。其实,也没什么草可拾,就是捡些向日葵根回去。那时妹妹还小,每次去都要领着她,到了地头,我把笼子放下,对妹妹说;“妹呀,姐拾草去,你看着笼子”。妹妹听话地点点头,坐在地上,手里攥着笼子上的背绳。我来到地里捡拾起来。由于大家的柴火都不够烧,所以向日葵几乎是贴着地面割的,那根就短了很多,手里是拿不了多少的,我就隔一段距离放一堆,攒个大约十来堆,估摸能装一笼子了,就回到地头背上笼子,再去装。这时侯我那个只有五六岁的妹妹大都已在午后暖洋洋的阳光里睡着了。我装好笼子背上肩,到地头唤醒妹妹,妹妹于是一言不发,惺忪着眼睛,拽着我的衣角,跟头八式地随我回家了。那时,帮父母干活从未得到过他们的赞许,但心里也从未有过失落或不满,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好象干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每年的夏天,孩子们是最忙的。粘知了,抓青蛙,捉蝴蝶……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村子里每天都飞扬着孩子们的笑声。我那时带着两个妹妹,轻易不和别人玩,因为玩抓人游戏的时侯,我那两个跟屁虫妹妹象是故意似的,总是拽着我的衣角不撒手,害得我每次都被抓,这让我对那个游戏完全失去了兴趣。但是一次偶然,让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整个童年所有的夏天都生动无比的事情。那天妹妹让我给她抓青蛙,我于是领着妹妹到了小池塘边,其实也算不上池塘,只是夏天雨水多,积了一个面积不过七八平米的水洼而已,最深处也只不过是到膝盖,由于水底都是黑黑的淤泥,即使水不深也看不到底。我光着脚丫就下了水,在水底摸了起来,一个活蹦乱跳的东西被我摸到了,不是青蛙竟然是一条小鱼,兴许它是在午睡吧。我兴奋起来,在水里更加起劲地摸了起来。由于地方不大,那水塘一会儿就混浊不清了,就有小鱼把嘴露到水面呼吸,我一看有门,就在水里使劲地扑腾起来,巴掌大地方,哪经得起这么折腾,只一会儿,整个小水塘就成了烂泥塘,再看水面全是一张张的小嘴,那小鱼实在是不得呼吸了,不然怎会冒着生命危险向空气中索取氧气?我让稍大一点的妹妹跑回家拿来了脸盆,随手在水面上一捞就是一把小鱼,我们捞了满满的一盆,我端着鱼,领着妹妹象得了无价之宝似的兴高彩烈地回家了。这些鱼我们是不吃的,我们那儿离海比较近,人们都习惯吃海鱼,几乎没人吃淡水鱼。我们把这些鱼都喂了我们家的那些鸭子和鸡们,我们家那几只久不见水的鸭子们(圈养),着实地兴奋了一阵子,每每我一走到院子里,它们就嘎嘎地叫唤。此后每个夏天,我们都乐此不疲地抓鱼,我家附近所有的小水塘全都被我们光顾过,不过我们谁也没告诉,这是个秘密,我和妹妹们那时很自私地独亨了这一乐趣。

到了每年的八月份,就该收小麦了。那时是生产队,我们孩子是不算劳动力的,也挣不到工分,但是如果参加拔麦子,劳作一天,大人除了记工分外还可以得到三张油饼作为回报。那时油饼可是稀罕物,那于我们就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了,所以虽然我那时也不过十一二岁,还是兴致勃勃地参加了拔麦子“活动”。于我来说,那劳动就是可以换得奖品的活动,可是由于我只是个小孩,干了一天,队长只给了我两张油饼,还说这已经是照顾了,那个队长我管他叫二爷(其实也没什么实在亲戚)。我着实恨了他一段日子,不过第二天我照去。

再往后一混就到了十月份了,是该下苹果的时侯了。那时所有的东西都归生产队。有专人天天在果园里看着,我们眼巴巴地瞅着那诱人的苹果,就只有流口水份儿,看苹果的人有时侯心情好就会偷偷地扔给我们几个,于是就盼着那个人天天都有好心情。那时每年都能摘很多苹果,但后来到哪里去了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家每年也就能分到顶多不超过三十斤的苹果,那时特羡慕看苹果人家的小孩,他可以天天吃到苹果。但是不久,我就对他们的苹果不屑一顾了。那时,我爸在城里工作,他是我们村唯一的工人。随着家境一点点转好,爸爸开始给我们买城里才有的水果和蔬菜。我们那儿只出产苹果,别的水果像桔子,香蕉那是见都没见过的。我爸每个月都能从城里回来一趟,我们就可以吃到别家孩子认都不认识的桔子香蕉了。每年的夏初,我爸都会买回一些云豆西红柿等蔬菜,那时别人家的小苗也不过寸八长而已,看着别人那羡慕的眼神,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到了冬天,我们基本上也没什么活可干了,大人们也都在猫冬,我们就有功夫捉摸玩的了。我们家东面有一个不大的水库,冬天上面结了冰,我会领着妹妹去滑冰,但只限于边上,里面是不敢去的,家里已三令五申,还举了许多可怕的例子,所以虽然顽劣,却也不敢造次。但是边上的冰滑起来实在是费劲,表面凹凸不平的,已没什么乐趣可言,后来我还是找到了好地方,就是我们夏天捉鱼的那个小水塘。不知什么原因,有好多个冬天它都没有干涸,虽然水面不大,但很光滑,就算冰破了那也是不怕的,顶多湿了鞋而已,没什么生命危险。于是就带了妹妹们,拿把铁锹(因了是女生的关系,不会做冰车)当做冰车,妹妹并拢双脚蹲在锹上,双手握着锹把的下部,我拉着锹把的上部,在冰面上转圈,虽然很累,但妹妹们开心得满脸通红,我也开心得满头大汗。到了雪天,我们也有自己的玩法,不知为什么我们从不打雪仗,我们只是在雪地上画车轮胎印,两只脚跟并在一起,脚尖分开,走出一串长长的八字,象极了当时那种高高的大拖拉机的轮子上的花纹。某一个雪后,因为无意中看了高年级的语文书,正好是写闰土捉鸟那一段,我也兴致勃勃地和妹妹们在院子里的鸡食槽边支起了大筐,再把绳子系在支筐的小棍上,远远地躲在门后边,不眨眼地盯着那些家雀们。可是它们好象有谁给上了安全教育课似的,它们在食槽旁边蹦来跳去,可就是不往筐下钻,我们的耐心最终没有斗过那些家雀,我们的捕鸟行动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

再接下来就快春节了。春节是最令人兴奋的了,也是最让我虚荣心得以膨胀发展的时侯。我爸每年大多会在腊月二十八九那两天回来。到了那天,我和我妈就会推着一个板车到离家十几里外的车站接我爸,我爸单位的车子来了以后,我爸从车上下来,同时卸下很多大包小包的东西。大米白面那不是我的目标,桔子香蕉,以及花花绿绿的糖果才是我的最爱。除了这些好吃的,我和妹妹们每人还有一套新衣服。农村的孩子不过是扯几尺布做一套衣服,我们的可都是我爸从城里买来的现成的衣服,别说小孩羡慕,就是大人见了也直夸好看。我爸在春节时还会买回来一些韭菜云豆等青菜,那年月,在农村是见不到这些东西的,每年三十晚上我家都能吃上韭菜馅饺子,到了正月十五,我们家就会飘出炸东西的香味来,那是我爸带回来的元宵。我妈这人心眼特好,把我家的元宵送给左邻右舍尝个鲜,可是他们说这玩意儿不好吃,后来才知道他们是生着吃的。不过那时唯一让我有些扫兴的是我的两个拖油瓶妹妹,那时家家孩子都不少,大人是没时间管的,家家都是大的看小的,一代代一直这么过来的,作为家里的老大,我是必须要看着妹妹的。春节期间,外面的孩子喊破了天,我却得领着两个妹妹,跑也跑不快,玩什么都照别人慢半拍,但是也知道那是职责所在,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从未把妹妹丢下。

这就是我那七零岁月的童年,简单却充实,贫穷却快乐,于今天的孩子来说也许那是苦难,于我却是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