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杂淡 >>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二)
    
  双击自动滚屏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二)

发表日期:2009年7月17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977 次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一)
  人的一生,遇上过多少个一钩新月天如水的夜
  此夜,可能是良朋对酌,说尽傻话痴语。 
  此夜,可能是海棠结社,行过酒令填了新词。 
  此夜,可能是结队浪游,让哄笑惊起宿鸟,碎了花影。 
  此夜,可能是狂歌乱舞,换来一身倦意,却是喜悦盈盈。 
  但,谁会就在当下记取了这聚的欢愉,作日后散的印证?蓦然回首,人散了,才从惘然中迫出一股强烈的追忆,捕捉住几度留痕。 
  聚、散、聚、散,真折煞人了。 
  今夕,人散后,夜凉如水,请珍重加衣。

    (二)

今夕何夕?依旧垂柳,依旧冷月压人。 
  眼中没有火树银花,并不晓得金吾不禁。只道倚暧了弱柳,拍遍了栏杆。不要问我为何冷落了满城的欢乐,不要怪我垂下头来,辜负了好月的殷殷情意。 
  心里记取的灯月交辉,印象犹新,就伴我度过这漫长的等待。柳条啊!别轻拂。好几次,惹得我既惊又喜,满以为有人分花拂柳来了。 
  黄昏已逝,是该走的时分,因为今夕是今年的今夕,但让我多伫立一回,让我多伫立一回。

(三)

?不来?在那一弹指顷来?在千万劫后才来?还是日换星移了也不来
  如果肯定是不来了,我会痛痛快快一走了之,虽然很苦,但也很痛快。或许,我会哭着哭着,悼那逝去的梧桐影子。偏偏就碰上这不可预料。不能走,因为恐怕刚走开,便来,也不能哭,生怕来了,赶不及抹去泪光,更不能生气,只为没谁说过来或不来。 
  是谁?是果陀还是撞树的兔子

(四)
  不见灿烂,没有摇曳,当我踩着黄昏,去访那荒凉庭院,在刚受火烙的石墙边,就看到了如此黄花
  读诗念词,人家说这字最具神韵。思索多少遍,我依旧摇头,为的是捕捉不住迢遥的隽茂。看看在阴郁的墙影下,她果然带了微微佝偻,肩负了无比岑寂,却有一面傲风欺霜的颜色。我终恍然:她傲,她瘦
  这个污染的时代,纵得见南山,也不再悠然,东篱寂寞,渊明也许折腰去了。只有她,在那儿瘦了一个秋,又一个秋。 
  一阵西风,我瞥见你,比黄花更瘦!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站投票
暂无投票
最新图文
暂无图文信息

风雨肖潇文学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四川资阳   联系人:肖潇----QQ----23469066